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影音智媒体-智能家居物联网

痴迷于沉迷的音箱

2017-5-17 11:08| 发布者: 好色仙人| 查看: 1124| 评论: 0

摘要: 痴迷之爱最好用文字来描述,因为透过文字,那人的雪肌红颜便不再那么直接——描述性的文字,再怎么好看,总是让人感到有些无聊。我看《红楼》、《水浒》就从来不看”那人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 ...
经常感到,国家对个体的规训就像一张蜘蛛网,看不见,摸不着,却黏在身上,陷在汗里,拢在头发上,烦得很。但唯独有一样我是很赞成的:控制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。这是对于未成年人最好的保护,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控制不了自己,何况孩子们?但这个系统本身却不是我想讲的,我想谈谈这个系统的名字: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。这“沉迷”二字颇值得玩味,为什么不叫“痴迷”呢?——”网络游戏防痴迷系统“,也蛮好的。字面来讲,两个词差不多也都指” 极度迷恋某人或某种事物而不能自拔“。但他们给人的感觉好像确实不大相同。 

 我向来对这“沉迷”有个不好的印象,认为凡是人沉迷的东西都是不大好的:网络游戏、赌博、吸毒, 黄赌毒大抵都是让人沉迷之物。以前斗蛐蛐、养鸟儿、赛马、斗鸡,大概也是让人沉迷之物,谈起来,总是些不好的物件。沉迷者,想起来尽是福贵、旗人大老爷、瘾君子等等货色,全是些死了活该的人物。 

 而这痴迷就大不一样了, 《霸王别姬》里的陈蝶衣就是“痴迷”二字最好的化身,借他师兄的话来说,他“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”,活脱脱一个“戏疯子“,"戏痴"。但他的痴全不像福贵的赌瘾一样让人厌,反倒让人觉得这才是“艺术家”的做派。是啦,凡涉及到艺术的,多半都叫“痴迷”,叫不得”沉迷“。法文中专门有个词叫“cinephilia”,就是专指那些迷电影迷得不行的人。梅里爱电影迷得倾家荡产,让•雷诺阿迷电影迷得连老爹的画都保不住、老婆都丢掉,朗格卢瓦迷电影迷得连命都不要,迷得全法国导演为他请愿。贝托鲁奇这个同为“戏痴”的人后来还拍了部《戏梦巴黎》来纪念此事。这真是痴得有点后现代了,就像那个不断被讲起的老故事: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和小和尚,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,讲的正是:从前有座山……难以断绝。我参观赛克勒博物馆看到些说新不新,说旧不旧的东西,那是北大考古系1930年代的考古日记,如今同样成了古物,同他们发掘出的化石一块儿,陈列在博物馆里。之所以能够进博物馆 ,除了历史久远之外,大概也因为他们对考古的痴迷。就像故事中的两个和尚,痴迷于叙事上颠扑不破的结构。这些“电影痴”,考古痴“,”叙事痴“,哪一个不被人高看一眼?

 这样看来,掉进原本就糟糕的东西里, 就算是沉迷;掉进人们本来就高看一眼的东西里,就是痴迷了。这也无怪沉迷让人讨厌,而痴迷让人钦佩不已。然而也未必尽然如此,玄宗沉迷于杨玉环的美貌,差点儿亡了国,后世人却多有同情,白居易做的《长恨歌》,其口吻就多有惋惜之意,这沉迷,世人为什么就不那么痛恨?宋徽宗痴迷于书法,在书法上造诣极高,自创的瘦金体瘦劲奇崛之,为什么人们还是不肯原谅他亡了国家?

 看来这痴迷和沉迷的问题,当真不是这么简单。痴迷并不是看起来那么无害,沉迷也不是看起来那么糟糕,最终也很难”单以成败论沉痴“。客观的评价讲不通,只好从主体的角度来看了。

 痴迷不会带给人什么负罪感,迷了就迷了,大不了倾家荡产,皇帝也不做了,你待怎样?梅里爱晚年在巴黎火车站附近开了个杂货铺,也没后悔爱上电影; 蝶衣死也得死在戏里,死也是虞姬;朗格卢瓦亦如是,死在筹办电影资料馆的工作上。痴迷的人,痴得问心无愧,痴得放浪形骸,痴得无所畏惧,就同精神病人差不多,难怪人家用”痴“来说事。痴迷的人,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外面的痛痒也与自己无关,痴得成了佛,遁入空门,只留一种执念,只不过这执念不是侍佛,而是旁的事。这样想来,所有虔诚的教徒,哪一个不是”痴“,痴迷于佛祖、上帝而不知死活? 

沉迷的人却有着深深的负罪感、空虚之感,迷得心惊胆战,迷得芒刺在背,迷得如坐针毡。赌徒十有八九觉得对不起家里,在赌桌上也不舒坦:福贵最终败光了家产,也离了赌,老老实实地活着,看来他的赌瘾还没到不理死活的程度;玄宗再怎么爱贵妃,最后也还是赐死了她,为了社稷,为了自己;沉迷游戏的人当中,少年居多,成了家往往就少了,看来虚拟现实毕竟还是败给了家的沉重;沉迷于毒瘾的人,也有不少是”因迷而死“,但他们却不如蝶衣、朗格卢瓦死得潇洒,最后死在自己乱糟糟的毒窝里,死在阴暗的角落,死在街头,那可和死在街垒里的革命者大不相同——人家留着鲜红的血液,死得壮烈;毒虫们却流着哈喇子,死得猥琐。沉迷而不自拔的人,那下场可不怎么好。

 这样看来,人还是多点痴迷,少些沉迷的好。 然而,事情可不是那么好办的。

沉迷于黄赌毒,那是容易的,因为那些物件勾起的都是人的生理欲望,让人疯狂,真是直接从血液里、直接从眼睛里、直接从脑子里生出来的活脱脱的欲念,让人摆脱不得。”沉迷“就像味精,加下去,就鲜上来了。”痴迷“却得慢慢的熬,就像鸡汤,要小火瓦罐,慢慢”吊“出味来,尝不来的人,觉得还不如那”味精鸡精汤“呢。

 怎么辨别哪些是痴迷,哪些是沉迷?最好的就是看看父母对小孩的态度:就算那电视节目再怎么益智,父母还是得叫小孩少看为妙;而你若成日捧着一本《悲惨世界》,茶饭不思,怕你爸妈也不会拿你怎么样,就恨你拿不起这人一样大的书。 

 完美结合痴迷和沉迷的,就是那男女之事。少男少女,初初为荷尔蒙所惑,蠢蠢欲动,满眼里都是对方的生理特征,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,沉迷于对方的美色,或丰乳肥臀,或长腿壮胸。现今的韩国,男女偶像,出产的大都是这款型,也难怪让人沉迷了。下一个阶段——好些人终身就没有下一个阶段了,只沉迷于大胸脯,腱子肉,”色而弥坚“,难以自拔。有的人第一阶段也没有,迷其他事情去了——沉迷自然仍是有的,但有些新的东西出来了。对方的好,可就不是脸面身材而已了。你如今痴迷之物,那是浸在她人格里、透进她灵魂里的一些东西,是旁的人永远看不见的一些密码,你因此彻底爱上了她,为她沦陷,你知道她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了。这些密码,可以是尖酸刻薄而不失温柔的言语,可以是时不时蹦出来的一声笑,可以是高傲冷艳却心里透亮无比的内外反差。你为这些东西痴迷,她剩下的几分之几就不那么重要了。岁月无情,夺走了她的美貌,她已难以挑逗起你强烈的肉欲,然而那些令人痴迷的东西却始终依旧。伶牙俐齿的她依旧不饶人,梨涡浅笑还是如此让你心动,眼睛还是那双澄澈无比的眼睛——也难怪德里达对眼睛那么着迷,因为眼睛是身上唯一不变的东西,皮肤可以衰老,肌肉可以松弛,但眼睛永远是一开始的模样。眼睛也是身体中最少引起人肉欲的地方,它更多地指向心灵,难怪被人称为心灵的窗户——人们很少沉迷于眼睛,却往往痴迷于它。

 痴迷之爱最好用文字来描述,因为透过文字,那人的雪肌红颜便不再那么直接——描述性的文字,再怎么好看,总是让人感到有些无聊。我看《红楼》、《水浒》就从来不看”那人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“云云。文字表现人,最好的还是叙事,透过一件件大事小事,那人的外貌就去了七八分,而其令人痴迷之处却越发被凸显,让人欲罢不能:阿珂如何如何美丽我倒没见着,但赵敏的聪敏机灵、小昭的温婉体贴,却让我仿佛感同身受。文字时代的爱,沉迷的不敢说很少,痴迷的却一定许多。人的心性那么被文字养着,养出来的自然是爱双儿多过爱阿珂的痴情人。 

 沉迷之爱倒颇为适合我们这被影像操控的一代人,好的就是俊男美女,要的就是直接。不过痴迷对于我们这一代人,怕就有点难了,看得顺眼已经不易,还要听你念完这首诗?还想和你聊聊人生?还要如痴如狂?省省吧。 文字死了,痴迷之爱难活;影像好好的,外貌协会的招牌便会长存,我们便还会沉迷下去。 

 但是,聪明的, 你告诉我,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些怅然若失?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